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奮斗在2005 > 第三十章 蘇蘇
    沒有開什么拉風的路虎,林楓真就騎了輛破自行車。

    他就出現在了‘平海醫大’的校門口。

    “找誰?來登個記。”

    門房的保安把林楓給攔下了,醫大不是隨便能進去的,必須登記。

    登記要你身份證的,你入去這段時間學校出了什么事可能找你,不然你就別想進去,醫大不同于帝能學校,隨便叫個借口就能把人放進去。

    林楓也沒有廢話,掏出身份證給門房保安登記,說來找同學的,他好幾個同學都在平海醫大,男的女的都有,因為平海醫大是平海市生源的最佳目標,尤其現在醫院這樣的單位還是不錯的,能進去一輩子算是安頓住了。

    進了醫大拿到學歷,以后還真有可能進醫院,不進醫大這輩子你別想混進醫院去,當然,你要有門路進醫院當個行政工作人員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醫院這種地方是講專業的場所,沒有精湛的醫術,你就別進去裝逼了。

    林楓做為重生者,也不會去做那種傻事,咱沒那本事,自然就不進去丟人了唄,裝逼的地方多的是嘛,追女并不一定需要很專業的行業技術不是?

    登記找人,林楓報了個男同學的名,叫王悍。

    這小子名看上去挺彪,其實是個文秀的白面書生型的男生。

    高中時期,林楓和王悍的關系不錯,后來他沒考住學校,那點分數就能讀個專科,可是專科林楓也沒去讀,只顧著玩游戲看小說了,廢了。

    同學們說起林楓來,還是挺替他可惜的,當初在班上,林楓的顏值還是相當扎眼的,讓任何一個女生給他評價,最低給這兩個字:俊秀。

    那些嫉妒林楓的男生們會嘲笑,‘俊秀能當飯成啊?扯淡。’

    后來林楓沒考住學校,更成了那些男生們的笑料,果然是個樣兒貨,廢回了家直接,有一段時間,這些男同學們就拿林楓的廢說事了,比如‘我要象林楓那樣,這輩子還有什么活頭啊,我自己就跳樓了……’

    只有王悍私交和林楓不錯,每當有人拿林楓又說事自嘲時,他都會出言制止一下,‘別用別人襯自己好嗎?你好象多牛似的?要點臉。’

    醫大這至少有林楓八九個男女同學,他們等于是一個圈兒,王悍因為術業有專攻,天賦又高,鉆這方面,成了同學中的姣姣者,他選的普外科,還有兩個不要臉的男生居然選婦科,被同學們罵成L氓……

    而蘇蘇并不是多喜歡醫生這個職業,她純是來混日子的,因為她的分考的也不理想,剛剛能進平海醫大,說起來平醫大在全省也不算多出名,只是一般的大學吧,但正因為它一般,屆屆都是爆滿的啊。

    蘇蘇沒很大理想,她說‘我就認得藥,會打個針輸個液就行了唄。’

    實際上蘇蘇是個慢脾氣,學什么也學的慢,你說她笨,她還挺執著,想學的東西不管多難她肯定要學會的,哪怕三年五年,她有這個恒心。

    在術業方面蘇蘇好笨,但在生活方面她好精致,什么都會,更有一手精湛的廚藝,吃喝住行之類的她好厲害,家庭條件使然,接觸的東西太多,不比別人生活的精致那就說不過去了啊。

    工作術業一團糟,生活享受排第一,這就是蘇蘇。

    她給人第一面的印象就是,這個女人絕對是個各方面都精致的那種。

    但你要和她談她的‘專業’學術之類的,那你算得罪她了。

    所以,誰在她面前談醫術啊什么的,蘇蘇將他鄙視到無可復加的程度。

    和她談生活中的事物,她就笑了。

    因為常聽同學們拿‘林楓’自諷自嘲什么的,這個名字讓蘇蘇耳朵都起繭子了,也會叫她腦海里時常的起想那個有些憂郁氣質的俊秀男孩兒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那個笨蛋比自己還笨呀,居然連平海醫大這種破學校也沒考上,想起這個茬兒,蘇蘇都要鄙視一下全班男生顏值第一的林楓這笨蛋。

    笨蛋和笨蛋,是不是會有共同語言呢?

    偶爾,蘇蘇會冒出這樣一個念頭,隨后就羞羞一笑,我怎么會想起那個比我還笨的家伙啊?挺說他家挺困難的,也不知他現在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“蘇蘇,又去學校電腦室玩游戲啊?”

    王悍喊住了女神蘇蘇,他很有自知之明,蘇蘇絕對不是自己的‘菜’,人家什么家勢?班里好多同學都是知道,好多暗戀蘇蘇的分高都選平醫大,不就是不死心嗎?哪怕還有一線希望,這樣的信念還是令人佩服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在這兩年的不斷打擊中知道,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多么錯誤,女神仍舊是女神,高高在上,清冷如昔,根本就不拿正眼撩你的。

    王悍心無所求,才能和蘇蘇當朋友的相處,而他和班里另一個小美人兒張藝敏好上了,而且狗膽挺包天,都把人家給睡了,倆人策劃著大學畢業就結婚什么的,同學們都知道這事。

    私下里,蘇蘇和張藝敏也走的比較近,因為張藝敏是個憨直性子,也有點笨笨的,但可愛的很,小五官也精致,把王悍的一顆心算拴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小敏呢?”蘇蘇一看是王悍,就問張藝敏。

    “她還在找你呢,你們倆是不是玩《神幻》上癮了啊?”

    王悍對此也沒有什么辦法,管不了自己女朋友,再被蘇蘇勾帶著,張藝敏早就掉溝里去了,爬都爬不上來,這會兒更是深深愛上了《神幻》。

    “必須啊,你負責賺錢就行了,小敏是負責花錢的,知道不?”

    蘇蘇淡淡的說,讓王悍感覺撲面而來的一股壓力。

    “女神姐,我家小敏自從跟了你之后,我就壓力好大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,給你表現的機會還不好呀?不過你家小敏算好懂事的,換了我早把花成一窮光蛋了,賣腎你都供不住我的花銷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剛剛我突然想起了比我還笨那個笨蛋林楓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蘇蘇悠悠說,美眸多少一絲凄迷。

    她春青秀挺的身姿無限美好,曲線玲瓏浮凸,牛仔褲尤期秀出她那雙大長腿,小臀腚子繃的渾圓,誰它瑪要是見了不心顫那就不叫男人啊。

    絕秀俏麗的無暇玉面更是驚心動魄,格外眉杏仁兒眼,瓊鼻櫻桃嘴兒,湊在一起就是一張驚震世界的天使臉,上帝也要嘆息的一張臉啊。

    就是這張臉,讓林楓暗戀了好多年,頹廢了好多年……

    說起林楓,王悍也露出苦笑,“他家情況不太好,大半年前,他父親因癌癥去世了,現在可能更困難點,我也有幾個月沒見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蛋,好可憐。”

    蘇蘇說,眼里閃過一絲憐憫。

    王悍嘆口氣,“女神,你怎么想到他?不會是林顏哥曾叫你心動吧?”

    蘇蘇大方的一笑,“論長相,他還真不賴,但要說讓我心動,還是差了點什么,我倒是不否認,好看確認是一大優勢,但沒有到了叫我變花疾的程度,我雖然也挺笨,但我不會染上花癡那種毛病哦,除非他能帶我玩神幻那就另一說,但他家那么困難,怕是玩不起《神幻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說,他愛玩游戲,又愛看閑書,要不是這兩樣誤了他,說不定他真能考入平醫大,畢竟平醫大不是多高不可仰的好院校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在鄙視我呢,還是在自嘲?”

    “我敢鄙視你?女神姐,你就饒我吧,我立即通知我家小敏聯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聰明,叫她快點來,我去占座,下午有個S級副本呢。”

    “女神啊,你來醫大就是玩游戲混日子吧?”

    “還學學打針,這個必須學會,不然,我老媽那里我交待不了呀,你找幾個自愿者的屁股,叫我練練針,我保證扎不死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蘇蘇一付認真的模樣說。

    王悍咽了口唾液,倆眼瞪溜圓,“女神,這個忙我真幫不上,”他心說你扎不死他們,但你能扎的他們鬼哭狼嗥,誰讓你下針,不瘋了也疼死。

    還找幾個屁股?傻子才做你的練針自愿者啊。

    “咱們幾個就你混得好,幫幫忙唄。”

    “別的行,這個,我真幫不了啊,姐,我先閃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悍扭頭就跑。

    蘇蘇咯咯嬌笑起來,她自語說,“針一定要打好,給老媽個驚喜。”

    此時,林楓也正入了平醫大,破自行車隨便塞個旮旯,他就掏出手機給王悍去電話,只能先聯系王悍,讓他去找蘇蘇說話,這是林楓的套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風把你吹出來了?”

    接到林楓的電話,王悍還很是意外呢。

    “我進你們學校了,你小子忙不忙?不忙就來見面,有點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說啊,我倒是不忙,你在大樓前?”

    “嗯,剛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成,等我三分鐘,我馬上到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三分鐘后就見到了王悍,比起大半年前,王悍似又成熟了一些,身材仍是瘦削的,也有178公分的樣子,和184的林楓比是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噯,氣色不錯啊,哥們兒!”

    王悍一看林楓的神情氣色,就能看出他最近日子應該過的不錯。

    做醫生的,眼力真比一般人要精準一些。

    林楓露齒一笑,倆人親熱的握手拉臂較了把勁兒,多年老同學了,真說相處的關系班里也就是和王悍是真的好,所以林悍的心里有這個老同學。

    同樣的,王悍也認準了林楓,哪怕知道他現在混的慘,也樂意交往,或有什么事他也樂意相助,人生難得一知己,他知道林楓是值得相交的。

    “說,什么事,我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這是王悍第一句話,語氣中透著真誠。

    林楓跟他也沒有彎彎繞,笑道:“我想找蘇蘇,說點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女神啊……你找她?你小子敢?真決定了?”王悍知道林楓暗戀蘇蘇的事,這個事早被全班同學笑話成一堆了,誰逮住誰不說?

    ‘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想太多了吧?’

    ‘廢物還想娶大富女?怎么不去死啊,腦袋讓豬踩過?’

    好多難聽的話,都是用來鄙視林楓的。

    哪怕林楓是班里男生的第一顏值擔當,但那有個毛用?有個毛用?

    出息點以后真有可能當個小白臉兒混口飯,但絕對入不了蘇蘇的眼,這是好多同學們的認為,他們絕不認為蘇蘇會看上窮的一逼的林楓。

    班里也有幾個小富子弟或小官僚的子女,但在蘇蘇面前都沒自信,真的沒有啊,人家錢多的能把你家房子直接砸塌,你還富個毛呀你?

    可實際上,當年一個班時,蘇蘇的目光也總是從林楓那張俊臉上掠過,正應了那句話,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,但也僅僅是如此,似乎沒別的。

    孰不知,一次次目光的洗禮,卻加深了對他的印象。

    那時候蘇蘇都不知道這些‘印象’會有什么作用,但這兩年偶爾就能想起那個笨蛋,想到那張俊臉,他看上去憂郁而頹廢,有某種吸引力存在。

    女神的心里就悄悄的裝著這第一張臉。

    當然,林楓并不知道這一切。

    王悍呢,一聽他說要找蘇蘇說事,心說,哥們兒你臉和心都夠大的,人家蘇女神在校長面前都淡然自若的,你就一點不心虛啊?哎,佩服你了。

    “蘇蘇這一陣子和小敏迷《神幻》啊,天天下午晚上就泡游戲了,玩的沒日沒夜的,還好女神夠義氣,全包了我家小敏上機的消費,不然我都供不起她玩《神幻》了啊,我也看出來了,蘇女神就是找了個伴兒陪她玩,她還會在乎幾個錢?那成笑話了……又說,你找她真是說事?不是當借口?”

    林楓一聽蘇蘇玩神幻,心中不由一動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她們哪個區?ID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只聽說在剛開的新區,ID嘛我只知道我家小敏的,叫精靈小護士,蘇蘇的ID名叫我就沒問過了,不過她們都玩護士號的……”

    頓時間,林楓就有了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“她們在學校電腦室,那里等于是學校內的一個網吧了,包間比外面網吧還要貴,學校也是會賺錢,關起校門來讓學生們玩,卻不許他們出去,資源不外流啊,每天電腦室都是爆滿的……”王悍嘆息說。

    “走,帶我去一趟,我見蘇蘇的確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進入了電腦室某個包間中,就兩臺機子,這樣的包間沒幾個,蘇蘇包了一學期的,她也不通過校里關系要優惠,要多少錢給多少錢。

    這是較安靜的隔間包廂,配置算不錯,電腦和座椅都比外面普座的強。

    看到王悍領著那個比自己笨的笨蛋進來,蘇蘇美眸還真一亮。

    難怪今天突然想到這個笨蛋,他就真的出現了?

    “嗨,笨蛋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蘇蘇抬手在空中彈鋼琴似的彈了彈,算是和林楓打招呼。

    她聲音嬌脆甜膩,笑容真誠秀美,林楓感覺心臟兒抽搐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笨蛋?

    好吧,這好象是蘇蘇對自己的專用稱呼,她一點不鄙視林楓,因為這個笨蛋沒考上平醫大這種爛學校,算墊底了,墊起了蘇蘇的臉面,她回家都和父母說‘我們班有個笨蛋連平醫大都考不住呢,我好歹被錄取了。’

    這個笨蛋指的就是林楓呀。

    林楓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蘇父蘇母那里有了一個‘光輝’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嗯,好久不見,專門來找你的,有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過來說唄,我正副本呢,走不開呀,啥事?”

    蘇蘇也是大咧咧的性格,很開朗,當然,也看人,瞅不順眼的,她壓根不拿眼皮子撩,但是這個笨蛋林在她心里還是有點‘印象’的,可以聊。

    林楓也沒有避開王悍和張藝敏,先朝張藝敏打招呼點頭,才道:“我一世家朋友,他們家可能要競塊地,但又知道爭不過蘇氏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吧,老同學,不是我不給你面子,涉及到蘇氏公司的事,我的話說和沒說是一樣的效果,我在爸媽眼里就是個笨蛋丫頭,他們才不愛聽我嘰嘰歪歪,倒不是不幫你……”

    林楓能從蘇蘇表情里看出她說這話不是敷衍,而是實話。

    他手撐住電腦桌,身子微微下俯,低聲說,“大建李主任會插手,這個情況你和你爸說一聲,我覺得蘇叔叔有可能考慮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蘇蘇秀眉一挑,凝視林楓,“建W的那個李主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楓肯定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糊弄我呢吧?我打個電話問下,你要糊弄我,我把你拉去練針呀,扎不死你才怪……”蘇蘇一個手玩游戲,一個手拿起手機拔號碼。

    很快就接通了,就聽她道:“玥姐,我蘇蘇……嗯,我在電腦室5廂,好好,那正巧,你過來一下,你2廂呀,嘻嘻,一會帶我下本啊……”

    玥姐?

    林楓不由一怔,難道是李玥?

    想到李玥也在平醫大就讀,明年畢業,那她們認識也不是沒可能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敢騙我,我叫你死的難看呀。”蘇蘇剜了林楓一眼,她真不相信李玥家怎么會認識林楓的,這小魂淡怎么敢拿建W李主任說事?

    其實,李玥和蘇蘇找早認識,而且特熟,她爸和李主任也特熟。

    所以她知道建W李主任插手的競拍那肯定會產生影響。

    沒三分鐘,包廂門開,李玥就進來了。

    她一眼先看到挺拔如松的林楓。

    “呃,小楓,你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“玥姐,好巧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林楓乖乖叫李玥‘玥姐’而不是‘準表嫂’,省得被人知道他們之間的一些關系內幕,很多時候很多內幕都不想叫外人知道呢。

    李玥也極聰明,能從林楓稱呼中明白他的意思,心下暗贊一聲。

    過來拍了下林楓小臂,以示關系不同,指著蘇蘇問林楓,“認識?”

    “嘿,我初高中的老同學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李玥明白了。

    王悍和張藝敏就傻掉了,怎么林楓還認識李玥這樣的大校花?

    蘇蘇雖比李玥來的遲,但現在也是與她齊名的平醫大校花之一呢。

    詫異的看了一眼林楓,王悍朝張藝敏苦笑,這小子……

    李玥朝蘇蘇眨眼,“有事?”

    蘇蘇就指著林楓說,“這個笨蛋,說玥姐你爸要插手最近的競標,”

    李玥就看了眼林楓,見他微微點頭,便攏住蘇蘇香肩跟她咬耳朵,也不知說了點什么悄悄話,哪怕站的好近,林枘也沒有聽清楚。

    說完,李玥就拍了拍林楓胳膊,“姐先走了,有事電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楓頜首。

    李玥又朝蘇蘇擠了一下眼兒,人就飛快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她來了一共都沒二分鐘就走了。

    蘇蘇這時才問林楓,“我晚上回家和我爸說下,成不成的不知道,對方是哪家?你得先告訴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陳!”

    “哦,和我家不對付,但是有李主任,就不太好說了……”

    蘇蘇能捋清一些關系,很成熟的認識。
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