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女戰神的黑包群 > 第2844章 人生有夢,各自精彩47
    帝王可以忍受,囂張跋扈的貴妃,那是因為貴妃的眼里心里只有他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囂張與驕縱,都只是因為在意他。

    帝王也可以容忍美人飛絮偶爾的小脾氣,因為他知道,那是小情趣,而且飛絮之后,是會貼著他的耳朵,一遍遍說著哄他的情話。

    可是,晴妃的眼里,始終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她不喜歡帝王嗎?

    當然不是,只是她骨子里一慣的清冷無波,便是喜歡,也不濃烈。

    這不是帝王喜歡的類型,或者說不是帝王喜歡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喜歡那種眼里心里都是他的感覺,他享受這樣的目光。

    也許就是因為這個,所以最后帝王與年少深情的皇后,漸行漸遠吧。

    日漸失望的皇后,心里的愛意被磨滅于無。

    所以,看向帝王的眼睛里,再無往昔柔情。

    帝王不喜,與皇后之間,終成了悲劇。

    帝王與其它人的初遇,要么是煮茶念詩,好不溫情,要么就是簡單干脆,龍恩一夜。

    可是唯獨到了晴妃這里,卻只是擦肩而過,許久之后,這才感嘆似的來了一句:“老師的孫女,果然才情很高。”

    疏離又淡漠的一句評價,也許就已經注定了晴妃的一生。

    可惜,此時還在看魚的晴妃并不知道這一切。

    傅思洋和汪凝需要拍的就是這一段。

    兩個人因為有同框的鏡頭,所以有一段是需要兩個人一起拍的。

    只是取一個遠景就行,連面部表情都不需要太細致。

    而且晴妃只是一個背影。

    一切準備好之后,開拍。

    汪凝坐在那里,眉眼清冷的看著湖面。

    導演微微蹙眉,卻并沒有喊停。

    幾臺機器一起切了近景,將這一幕拍了下來。

    然后鏡頭一轉,便開拍傅思洋的。

    這一幕,結束的很快。

    除了導演要求的拉近景,切遠景用了些時間。

    其它時間,都很快就通過。

    沒有臺詞的時候,肢體與表情,便是最為有用的表演。

    可惜,汪凝并沒有,真的就是乖順的坐在那里,看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正面的近景切到她臉上,導演會以為,她這是睡著了?

    導演有些話想說,復又一想,又覺得只是女四,這樣拍的話,也沒影響到傅思洋,其實也是可以過的。

    等到有對手戲的時候,再說吧。

    導演覺得汪凝的表情,只有形,沒有魂。

    東姝坐在亭子里,別人會下意識的認為,她就是美人飛絮。

    可是,汪凝坐在那里,給人的感覺,還是汪凝,而不是劇中清貴的晴妃。

    導演微微搖頭,汪凝轉頭的時候正好看到了,心里一個咯噔。

    可是又不覺得是自己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,景郁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哥哥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要命了,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awsl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大家休息的時候,東姝聽著耳邊一陣聲響。

    下意識的抬頭順著聲音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第一眼,東姝沒看到人,而是先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血紅的大字。

    獅子座。

    哦豁,終于不是星系了。

    雖然大家很激動,但是因為導演還在,片場也只是暫時休息,大家不敢亂動。

    所以,東姝很快看到被道具擋住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景郁。

    娛樂圈這兩年紅的發紫,頂級流量小鮮肉,唱跳俱佳,拍過一部電影,雖然只是四番的位置,但是因為角色討喜,再加上他也確實努力。

    所以,很出彩,也帶著他的流量更高。

    這會兒,他一身的黑,看著又瘦又颯。

    偏偏,他上身穿的是件短袖的t恤,露出了小麥色的肌膚,身上隱隱的有肌肉。

    他長的很漂亮,是真的很漂亮的那種。

    雖然長相過分的秀氣,但是因為手臂上的肌肉,又給他添了一股子的陽剛之氣,讓他看起來,不那么女氣。

    好看又有實力,誰不喜歡呢?

    東姝開始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,景郁過來做什么。

    復又一想,這才想到顧雪冰之前說的。

    “咱們的主題曲是景郁來唱的,聽說片尾曲和插曲,要跟汪凝合作。”顧雪冰當時提到汪凝的時候,眉頭挑了挑,面上的表情有些復雜了。

    東姝沒多看,假裝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是個傻白甜。

    如今也可以明白,景郁為什么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自從景郁出現,東姝就感覺到,汪凝身上的精神力波動,頻率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每一分每一秒,都在跳動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系統瘋了?

    系統確實有些瘋了。

    “哇,氣運之子,頂流小鮮肉,宿主,請攻略下他,你將會被帶飛!!!”系統是真的瘋了一樣的在汪凝腦子里說話。

    而汪凝在看到景郁的時候,已經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是景郁的粉絲,這件事情,因為這兩年火起來了,她壓著不說,沒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這個人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從前就是遠遠的能看到他,如今卻是近到,感覺伸一伸手就能碰到。

    汪凝覺得自己的呼吸都緊了。

    景郁……

    還是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迷人到,她想為了他瘋狂。

    系統說要攻略下這個男人,汪凝自然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甚至,之前小白哥還說過,可以借著這次與景郁合作的機會,直接炒一炒cp。

    左右,景郁對這些,都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這兩年,扒著他身上吸血的男星女星都有。

    景郁都還挺寬容的。

    汪凝原本是不同意的,她那么喜歡景郁,那些扒著景郁吸血的藝人,都被她披著小號罵得一個狗血淋頭。

    如今讓她上,這怎么可以?

    可是近距離的看到景郁之后,汪凝覺得,她真的完全可以。

    她控制不住的想上前,可是又怕驚擾到景郁。

    想著這一次,兩個人可以一起合作了,汪凝就控制不住的手抖。

    現場景郁的粉絲有不少。

    原本他也不想親自來的,但是有些事情……

    他還真得親自過來。

    “導演,景老師說有事需要向您請教一下。”景郁進入了傅思洋的休息室,畢竟他的這個是獨立的。

    兩個人認識,傅思洋又一慣很提攜這個后輩。

    所以,也不計較景郁進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景郁的助理這個時候,過來請導演。
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