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游戲小說 > 獵魔烹飪手冊 > 第六十二章 明白一切彼得斯(求訂閱~求月票~)
    胸腔內的鮮血噴散而出。

    頭顱高高飛起。

    撲通。

    ‘磨蝕會’的獵人尸體倒地。

    隨著對方的死亡,牛皮繩瞬間失去了力量,網也散落開來,彼得斯輕松的掙脫了束縛。

    “杰森!”

    ‘貓洞’劍士感激的看著杰森。

    杰森卻是彎腰搜索戰利品。

    他來這里就是為了尋找‘貓洞’劍士,看是否能夠從對方這里詢問道有關‘磨蝕會’的信息。

    而現在?

    他有了更加直接的方式。

    在這個‘磨蝕會’獵人身上有著三股濃郁程度不一的香味!

    且,對方的身上并沒有什么食物。

    很顯然,對方所沾染的這些食物氣息應該是來自‘磨蝕會’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其中一股就離這里并不遠。

    杰森站起身,就向著那股最近的香味走去。

    看著一言不發,轉身就走的杰森,彼得斯猶豫了一下后,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杰森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他知道,杰森對他有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那,

    自然是要跟隨的。

    只要杰森不開口驅逐他,他就要跟在杰森身后。

    直到報答了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個玻璃罐放在地上,呈現出一個等邊三角形。

    每個玻璃罐內都放著一個血肉模糊的嬰孩。

    手腳俱全、五官清晰。

    可明顯發育不全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維克托跪在地上等邊三角形的中間,用皮鞭抽打著自己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抽打都用盡了全力。

    幾下之后,就皮開肉綻了。

    但是,維克托并沒有停下。

    相反的,他越來越興奮。

    呼吸變得粗重,滿臉潮紅的維克托高聲吶喊著——

    “西莫斯!”

    “西莫斯!”

    “西莫斯!”

    一連三聲后,維克托癱軟在地。

    這位在碼頭上混飯吃的小商人好像是一只上岸的魚,不停的張大嘴,但卻沒有一絲氣息的流動,相反的,一道完全由暗灰色組成的虛影,從他的身上浮現。

    虛影有著模糊的面容。

    那面容與地上的維克托十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或者說……

    根本就是維克托的靈魂。

    他欣喜連連。

    感受著第一次‘神恩’。

    細細的品味其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但是,還沒有等到他品味出一二,身軀內突如其來的吸力,就讓他再次返回了身軀。

    呼吸出現在了身軀上。

    維克托睜開了雙眼。

    看著滿是傷痕、鮮血淋漓的身軀,眼中帶著顯而易見的厭惡。

    “無用的身軀!”

    他這樣的說著。

    但是,依舊走向了一側的柜子。

    他需要為自己的身軀敷藥。

    在沒有真正能夠舍棄身軀前,他還需要身軀為他的靈魂提供足夠的營養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完成了‘神恩’的第一步!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正式的血祭了!”

    “十個孩童的血,足以取悅西莫斯!”

    維克托盤算著。

    常年混跡在碼頭上的維克托清楚,找十個孩童,不容易,但也不難,尤其是在他有著足夠的金錢做為前提時。

    想到這,維克托有些迫不及待的站起來,他準備找幾個‘熟人’,幫他完成這件事。

    踏、踏踏。

    嘎吱。

    激動之下維克托較快的步伐,讓樓板發出了陣陣呻吟,但是維克托根本顧不上這些了。

    只要再獲得一次神恩。

    他就真的能夠成為人上人了!

    他再也不用居住在這臭氣滿天的地方!

    他會住在由光潔的大理石柱,噴泉、花園組成的房子中,他的起居會有著侍女服侍,他將吃上大人物們才能夠享用的美食。

    興奮的維克托打開了房門。

    一道高大的身影就遮蔽了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月亮的背光,讓這高大身影越發的深邃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冰球面具越發冰冷,凍入骨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維克托還沒來得及開口,就被一刀梟首。

    杰森踏步邁入房屋,細細的搜索后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跟在杰森身后的彼得斯在看到那三個玻璃罐后,就陰沉著臉。

    ‘貓洞’劍士握緊了短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榮譽不讓他去做的話,他一定會把地上那混蛋碎尸萬段。

    “杰森,他也是‘磨蝕會’的人?”

    忍不住的,‘貓洞’劍士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杰森點了點頭,腳步不停。

    “該殺!”

    ‘貓洞’劍士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    彼得斯不是第一次聽說‘磨蝕會’,但是和‘磨蝕會’真正意義上的接觸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在以前他只知道‘磨蝕會’在漢斯海港、在聯邦南方制造了數次血案。

    可具體的情況,聯邦掩蓋了,他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從剛剛那一幕看。

    所謂的‘血案’已經是美化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應該是……

    屠殺!

    毫無人性的屠殺!

    這樣的人,自然是該殺的!該死的!

    可能制造這樣的屠殺,卻依舊存在的組織,必然有著自身強大的地方!

    兩個人的話……

    太少了!

    勢單力孤!

    下意識的,‘貓洞’劍士就想要開口勸說杰森。

    可是看著杰森那熟悉的只有一往無前的背影時,他卻根本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嘴巴張了張,最終,彼得斯一跺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決定報答救命之恩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以死報之。

    貓兒,

    不怕死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

    我們有九條命!

    彼得斯的跺腳聲,杰森聽見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彼得斯想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這位‘貓洞’劍士猶豫的性格,杰森實在是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同樣的,他也了解對方的堅持。

    或者說是:榮耀!

    不然的話,以對方的實力,想要過得富足實在是太簡單了,根本不需要去做所謂的車夫。

    因此,對對方跟上來,杰森是能夠預料到的。

    兩個人嗎?

    還是有些多了!

    能夠讓杰拉德數次圍剿都無功而返的‘磨蝕會’必然有著自身的一套‘防御措施’。

    必然是,崗哨、暗子、秘術相結合。

    多一個人就多一分被發現的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一個人可能會遇到的危險?

    杰森再出發前就考慮到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死一次。

    死一次不行,就……多死幾次。

    他從不懼怕死亡。

    想到這,杰森很干脆的說道:

    “你站著不要動,我去給你買幾個小魚干。”

    彼得斯一愣。

    小魚干?

    甜辣味的嗎?

    不對!

    不是味道,杰森的意思是要我留在這里!

    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讓我監控碼頭附近!

    瞬間,反應過來的彼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