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木葉寒風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卡卡西的急智
    草之國密林深處。

    卡卡西如一道疾馳的銀色閃電,身影在高大的枝葉間不停閃爍,拼命跑路。

    他一邊跑一邊提煉查克拉,體力隱隱不支時,就立即掏出兵糧丸服下,絲毫不敢停歇半步!

    只是一路提煉查克拉,不僅是體力,連精神都隱隱不振,但這種時候,卡卡西只能咬牙硬撐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這樣下去我絕對跑不出草之國!”

    卡卡西臉色蒼白的停下腳步,低垂著眼簾快速沉吟。

    追殺他的三名巖忍,至少有兩名是上忍,若非他提前一步察覺到危機,及時逃離,此時的他怕是已經都涼了!

    但剛才這一路追殺,也將卡卡西的體力消耗大半,若不是求生意識撐著,根本就等不到油女志黑的支援!

    但油女志黑能攔住兩個上忍嗎?

    卡卡西覺得不太現實,但,油女志黑至少可以拖住一到兩人,那么此時追殺他的巖忍就只有一人,最壞情況是兩人!

    這樣的話……可以賭一把了!

    卡卡西雙手合十:“影分身之術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白霧中,一個一模一樣的卡卡西在半空中翻著跟頭落下。

    卡卡西頭也不回的快速消失在茂盛的枝葉間,而影分身則將本體離開的痕跡抹除,然后站在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沒一會,巖隱村上忍、三代土影親兒子黃土從林中奔騰而出,如一匹矯健的……河馬!

    “追上你了!”

    黃土看到影分身,立即停下腳步,但旋即又感覺不對勁:這家伙是笨蛋嗎?為什么留在這里不跑?

    總不會天真的以為那個油女一族忍者可以拖住他們三個吧?

    黃土神色間露出驚疑不定的表情,隨后又想起之前卡卡西提前一步察覺到陷阱,提前一步從他們的包圍圈跑掉的畫面。

    這個木葉小鬼,不僅實力不錯,而且心思敏捷,所以絕不可能留在這里等他!

    “你是影分身?”

    黃土瞇著眼。

    “你追上我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影分身微微一笑,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疾馳而去。

    “土遁-土隆槍!”

    黃土二話不說就結印拍地,伴隨著狂暴的查克拉涌入大地,瞬間幾十根巨大的尖銳石槍宛如炮彈般拔地而起,刺向影分身。

    影分身一躍而起來到高大的枝葉間,下一瞬地面的石槍便瘋狂暴漲,粗暴的捅向影分身的屁股。

    影分身回頭一笑,腳尖重重點在樹枝,在石槍破開樹枝的剎那躍向對面的枝葉,隨后如一道彎曲的閃電,從枝葉間閃爍離去。

    黃土下意識就要追上去,但轉念一想,不,這只是個影分身!

    我絕對不能上當!

    黃土立即檢查四周,果然發現了卡卡西本體離去留下的痕跡,雖然有被抹除的痕跡,但估計是時間太緊,所以抹除得不夠徹底!

    找準方向,黃土立即順著痕跡追殺過去。

    約莫五分鐘左右,黃土就看到了卡卡西疲倦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黃土催動查克拉,一個加速瞬間越過卡卡西,出現在前方的枝葉間,語氣嚴厲的開口道,“到此為止了,木葉的小鬼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卡卡西抬頭看著黃土,被黑色面罩蒙著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弧度,“真遺憾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黃土看著卡卡西的眼神,隱約感覺有什么脫離了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?”卡卡西用略帶嘲諷的語氣不在意的說道,“聰明的人往往都自以為是,你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黃土大怒,他老爸一直都罵他憨,你竟然說我聰明,你罵誰呢你!

    黃土二話不說就結印施展巖拳,隨后高高的一躍而起,掄著巨大巖拳狠狠的砸向卡卡西。

    卡卡西不閃不避,悍然用臉接下了這一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巖拳下,卡卡西竟直接化作煙霧消散空中。

    影分身?

    這個是影分身?!

    黃土懵了下,隨后猛得反應過來,忙轉身原路跑回,只花了兩分半鐘就趕到之前的‘錯’路口,然后分辨了下方向,立即朝影分身,不,是卡卡西的真正本體離去的方向追去,但追著追著,黃土發現前后左右,竟已沒有絲毫忍者活動留下的痕跡!

    顯然,在黃土去追卡卡西的影分身時,卡卡西的本體得到了充足的時間去將所有痕跡消除!

    黃土狠狠的一拳錘在旁邊粗大的樹干上,砸下一塊巨大樹皮,半餉后沉著臉離開了。

    走了嗎?

    不遠處的一株大樹底部,大量猙獰的樹根破土而出,形成了類似樹洞的空隙,卡卡西一動不動的躲在里面,閉著眼睛屏著呼吸,同時停止提煉查克拉,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他無法確定黃土離開,所以只能盡量維持這樣的狀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油女志黑和上水流冷蜂的交戰之地。

    漫天的小蜜蜂和寄壞蟲在半空拼命撕咬對撞,不時化作古怪的、花里胡哨的圖形企圖破開敵蟲的防守,廝殺的激烈程度讓人嘆為觀止!

    上水流冷蜂查克拉已經消耗過半,當即一邊提煉查克拉,一邊繼續用查克拉催生小蜜蜂加入戰斗,但已經有些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而就在某個瞬間,上水流冷蜂忽然感覺到哪里不對勁。

    他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,但就是一種感覺,一種直覺,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發生。

    難道有木葉的增援?

    上水流冷蜂立即瞇起眼睛,關注起四周的狀況,這一瞬他就察覺到身后有異,但不等他有動作,后腦勺的空氣流動陡然出現劇烈異常,憑借著豐富的戰斗經驗,上水流冷蜂想也不想的側過腦袋,隨后感覺耳朵一疼!

    雖然后腦勺躲過了利刃的襲擊,但他偏過頭后卻將耳朵暴露在了利刃之下。

    “該死!!”

    上水流冷蜂當時就被這疼痛刺激得發狂,然而下一瞬他卻感覺全身無力,尤其是雙手雙腳,好似癱瘓般徹底失去了對它們的控制!

    他‘懶洋洋’的跌倒在地,沒一會就看到大量的獻血從他腰間溢出,伴隨血液離去的還有他越來越模糊的意識。

    是的,寒風不僅用右手刺出了月光大寶劍,左手還拿著一把苦無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水流冷蜂躲過了后腦勺的月光大寶劍,卻沒有躲過腰間的苦無突刺!

    “寒風,你……干得漂亮!!”

    前方,油女志黑正頭疼該怎么帶著止水脫離戰場,就看到上水流冷蜂突然GG,而寒風的身影亦是從空氣中顯露出來,頓時心花怒放!

    歸咎.說

    (?_?)
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