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在美麗的贛江邊畔寫詩
    贛江邊畔。

    李寒、蘇雨情、秦小月,還有柳長青、古意等大詩人,以及現場其余不少的人,也都在這里。

    他們也看到了遠處的落霞美景。

    柳長青說道:“此情此景,讓人真想用詩句將其描述出來,只可惜暫無佳句,讓人好生苦惱。”

    古意說道:“長青兄說的不錯。此情此景如果不用詩句將其描述出來,確實是一件讓人遺憾的事情。可惜我現在也沒有佳句。”

    其余幾位大詩人也無奈搖頭,表示他們也沒有佳句。

    柳長青道:“眼前美景道不出,這是一件讓人苦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古意看了看李寒,哈哈一笑,說道:“大家不必遺憾。因為有李寒老弟在此,想必李寒老弟現在已有佳句了。”

    聽古意這樣一說,同樣在這里的梁博升、劉洪章等人眼前大亮,古意這話實在是太合他們心意了。

    他們就期待李寒能夠留下一首詩,而且最好還是與滕王閣有關的詩。

    莫非有希望了?

    梁博升、劉洪章等人極為期待,甚至還稍微有了一點緊張。

    周圍其余的活動參與者,自然也同樣極為的期待。李寒今天已經留下了對聯、書法、繪畫等作品,卻唯獨沒有留下一首詩。

    如果在今天的最后能夠留下一首詩,那將是非常完美和美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寒笑道:“在幾位大詩人面前,我不敢寫詩造詞啊。”

    柳長青道:“我們不過只是比李寒老弟多些資歷罷了。李寒老弟莫要再謙虛了,趕緊將佳句寫出,莫要辜負了這落霞美景啊!”

    李寒點頭道:“也好,那我就斗膽寫上幾句,請幾位大詩人、梁先生,以及在場的諸位指正。”

    李寒并沒有拒絕,因為他本來就是有寫一首詩的打算的。

    當然,說是一首詩或許并是太準確。確切的說應該是一篇駢文。

    但駢文其實也是詩句,而且還更講究對仗的工整和聲律的鏗鏘,說是一首詩也沒毛病。

    李寒要寫的便是前世初唐著名詩人王勃的千古名篇,《滕王閣序》。

    而前世的滕王閣,正是因為王勃的這篇《滕王閣序》才名揚天下的。

    現在,李寒既然已經來到了滕王閣,那就為其做點什么吧。寫出《滕王閣序》,幫其揚名天下,這樣也就不枉他來這里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當然,李寒會適當的刪減一些。

    因為前世王勃在《滕王閣序》里,寫了一些自己的遭遇與抱負,還有懷才不遇的憤懣心情。這些李寒就不需要寫出來了。

    現場所有人聽李寒如此一說之后,無不驚喜不已,又尤其是梁博升、劉洪章等人。

    柳長青哈哈笑道:“早就想現場領略李寒老弟現場寫詩的風采了,今天總算是等到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古意和另外幾位大詩人,也表達了相同的意思。

    梁博升也笑道:“能夠在這落霞時分的贛江邊畔,欣賞李寒先生現場寫詩,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,讓人極為期待。”

    李寒連連謙虛幾句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李寒將要寫詩的消息,正以及極快的速度傳向整個現場。

    天色將晚,有一些人已經打算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我說前面那幾位,你們這是打算要走了嗎?走啥啊,走了后悔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李寒先生要寫詩了。”

    “臥槽!真的假的?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了。在贛江邊畔。你們沒看到現在很多人都在往那個方向跑嗎?”

    “臥槽!還真是。那我們也趕緊跑啊,這特么晚了絕對擠不進去啊!”

    “李寒先生要寫詩了?最后竟然還有這樣個驚喜?那趕緊跑啊!瑪蛋,估計已經晚了,擠不進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擠不進去那也要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,當然要去。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,就算只能在幾十米之外的外圍呆著,那也必須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傳開,整個現場的人都興奮了,全都往贛江邊畔跑。

    一些本來已經離開的了,接到朋友的電話之后,又急匆匆的往回趕,“瑪蛋!走早了。”

    贛江邊畔迅速就被人圍了里三層外三層,速度稍微慢了一些的人,都只能非常遺憾的在外圍徘徊。

    梁博升早就預料到了會有這樣的情況,第一時間就安排了人在現場維持次序。

    所以,現場雖然人山人海,但并沒有發生什么沖突事件。

    網絡上,自然也有人及時分享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突如其來的驚喜,李寒先生要寫詩了。”

    “臥槽!是真的嗎?李寒先生還在現場,沒有離開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。李寒先生還在,現在就在贛江邊畔。現在的贛江邊畔很美啊,遠處落霞紅彤彤的,映照著近處滕王閣,絕對的美景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來,李寒先生是要在贛江邊畔寫詩了?能讓李寒先生寫詩,應該真的很美吧。能不能麻煩拍一張照片發上來啊?讓我們也看看贛江邊畔的美景啊!”

    “拍一張照片?成,沒有問題。我這就拍一張照片發上來,正好我這個位置非常不錯,很好取景。也幸虧我之前一直就在這里。不然,現在根本擠不到這個位置來。你們是不知道,現在現場簡直人山人海。”

    這樣說了之后,現場這人拍了一張照片,然后傳到了網絡上。

    “你別說,還真是挺美的。落霞紅彤彤的,將水面都映紅了。那幾個飛個空中的黑影是什么?像是一種什么大鳥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是一種大鳥。應該是什么鶴、鷺,又或者是野鴨之類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這個像是樓閣一樣的倒影,應該就是滕王閣的倒影了吧?看這倒影,頗有些氣勢不凡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這樣美麗的贛江邊畔,李寒先生會寫出什么樣的詩?真是讓人期待啊!”

    “讓人非常的迫不及待。可惜沒在現場啊。有沒有誰能夠直播一下李寒先生寫詩的過程啊?讓我們也感受一下現場的氛圍啊!”

    “直播?如果李寒先生同意的話,現場肯定會有很多人直播的。我去問一問李寒先生,可不可以直播?我感覺和李寒先生交流非常自然,一點也不會覺得拘束和緊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網絡上的眾人看到贛江邊畔的美景之后,對李寒的詩更加期待。如果能夠通過直播看到李寒寫詩的過程,那簡直就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現場。

    “直播?”李寒想了想,他其實并不喜歡直播,不喜歡出現在直播的鏡頭里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從來不玩直播。

    而現場的眾人又十分期待,李寒不忍拒絕。想了想之后,李寒表示直播可以,但最好是不要讓他的正面出現在鏡頭里。

    這當然沒有問題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寒周圍的人非常興奮,紛紛拿出手機準備直播李寒寫詩的過程。

    消息傳到網上,無數的人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這絕對是今天最大的一個驚喜!

    ……
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